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前言

好像随着年纪变大~~(21岁的末尾)~~ 我变得不太能写长文了。
虽然很久以前的高中年代 写的东西也不过是洋洋洒洒几千字的废话而已>.<
是该说自己成熟长大了不会花时间浪费在写字上面了呢
还是该说自己越来越窃于表达自己 记录当时最真的想法了呢。
是了,尽管嘴上说着心里想着“老子天下第一”、“Never cares”的我还是越来越害怕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部分暴露在外面被人看到,然后等待着或是被误解或是被评价。
好像外在世界压迫着你不得不回应他的要求与期待,符合他的要求与期待了,得到的回应是“应该的”;反之就会得到铺天盖地的负面评价和标签,甚至会有更恶意的揣测,“早说了他不行”,“别老说他运气不好,压根就是实力太差”,“他这个人真是好奇怪啊”之类的等等。我们这个世界从来只要年轻人去做些什么,却从来不问它能为年轻人做些什么。我们的年轻人从来不去问为什么世界不能为我们多做些什么,只去问我们能不能比其他年轻人做的更好。太奇怪了,太畸形了。
因为害怕被误解,我开始在各种场合的时候伪装自己,所说的话、代表的立场未必不是自己的内心想法,可的确往往并不是那个时刻最想表达的真物了,再往后的日子里,或许就会开始变得不再表达了吧。
可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成熟”?我们把自己伪装地越来越好,在什么场合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当你不那么做了,你就是出格、越界了,你仿佛就和“大多数人”割裂开了,变成了一个另类**。
我大概率上是一个感性>理智的人,在写文字的时候变得尤为明显。
过去有人会在评论席说我写的太过矫情,看起来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味。
我曾经是很在意,也许现在还是会在意,但现在我会说,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qnmd老子又不是写给你看的,你评价nm呢)
 

所以呢 如果您看到了这儿,又觉得前面絮絮叨叨废话若干,因为后文仍然是絮絮叨叨的废话,大可以右上角关闭啦

 

关于感同身受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共情能力很强的人,直到最近为止。
理解他人?太狂妄了,也许一个人至多做另一个人的倾听者。
大概是因为一个人在倾诉自己的遭遇时候 并不会全盘托出,即便全盘托出倾听者也不大可能完全知道那个人此刻以及过去的最真实的想法,就像一生致力于研究猫的动物学家也许完全知道了一只猫的生理构造、成长史,可还是读不出猫在想些什么。
我想也许每个人都会有一段不愿提及的艰难时光,也许没人知道你到底是怎么走出来的,甚至包括你自己
所以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度过那段时光或者是拼尽全力才走出来的自己在向别人提及此事时,怎么会有人真正地能感同身受呢,他再怎么说感同身受,好像也不过是一瞬间的同情和悲伤,或者下一瞬间再进一步,他的同情与悲伤会为自己的类似遭遇而流。
这是我所理解的感同身受——太过难得的幻想,你会了解除非对方与你都有着近似一样的遭遇,然后在你们之间会经历一段无法用文字表达的神秘的心理过程,而这就是感同身受。可是朋友,我们这个世界有着75亿人口,而你与一个同你有近似一样遭遇的人成为了能够分享彼此心事的朋友,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了
我会理智地认为真正意义上的感同身受无法实现,可作为朋友,我急切地希望我们会愿意心怀善意和耐心,尝试去理解彼此的处境。我会想法设法了解你那一刻所承受的压力,你所在思考的事情,你所在担心的事情,这是我作为朋友,渴望给你一点小小的帮助的我仅能做到的努力,我知道这些努力很大时候帮不上忙,但我仍然希望真的有那么一次它可以真的帮到你,能让你好过些。
我有几个相距半个中国的朋友,我找她抱怨时可能会被骂sb也可能会被拥抱,我所说的可能常常被她或故意或无意曲解,我们所聊的话题常常会跑偏不着边际。可是,我知道她在乎,尤其在我真的难的时候,她在乎。她在乎我们聊的废话,知道或许别人眼里小小的困境,是我心里过不去的坎。她决然不会说你矫情,不会说你自讨苦吃。
如果我们都认同理解与爱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宝物,如果我们都深知感同身受全然无可能,那么单单是这一份或许不被曲解的理解,甚至是“我不尝试理解你,但我愿意支持你”和不妄加揣测已是足以慰藉人心的暖流。
在将来的日子里,我愿做个好的聆听者。
 

关于判断

实话说,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内喜怒形于色,“爱憎分明”,因为这个也引发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每每成为在我偶尔想起过去的初中、高中、大学学生生涯时不得不叹息的缘由。**那时的少年不知天高地厚,凡是得理了必不饶人。**过了这么久,作为加害者/高傲的一方,某些事情有时还是会钻入我的脑海里。那对方呢,受伤害的那方呢,会怎么样?人都是擅长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的动物,当我为此良心不安时我总是能找到理由宽慰自己,“啊,当时对方一定也有错误啊”,“对方一定忘了,最后不都和好如初了吗”之类的拙劣借口。可不管怎样,我一定为此错失过几段更好的友情,错失过一段可能更美好的回忆,选择了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但我也并不是为此后悔,我是想对当初那位少年说,“谢谢你,没有变成更坏的人。但请努力变得更温柔纯良一些吧,无论是家人朋友同学还是陌生人。”以及其他被伤害过的人们,“真的真的真的对不起,希望你现在无论在哪里,一切都好”。
时间还是一件很神奇的概念,我真的很难量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经过了多久我性子上的转变如此巨大,一如我很难量化在过去特别难熬的那两三年里,我又是凭借着什么从一个思想上的“死人”的状态走出来的。但我觉得至少有一句话是确切地影响了我的行为准则的。Don't Judge,不要轻易地去定义任何人和事物,不要轻易评判他人的动机或者为人,在掌握充分的证据之前,不妄下论断,不推波助澜,不暴露自己的愚昧无知,也不给他人平添麻烦和痛苦。
尽管这么说着想着,但其实就这几个月的历程来看,我无意识中仍然还是给并不太了解的人/事贴上了labels,你所下的判断真的是完全属于你内心想法而并不是受到他人的干扰而产生的、且与客观外在世界相一致吗?你所掌握的信息量和证据链真的足够支撑你去judge others吗?警惕,要警惕。在信息量不足的时候,评价不喜欢/讨厌的人的时候要说,“我对他不太了解,我无法做出评价”;评价一件道听途说的事情时,要说,“我看不到事情的全貌,我不敢随意下判断,但事情如果是这样子的情况下,我有一些什么样的看法”。
Don't judge,传递的是一种谨慎谦卑的态度。当我们说Don't judge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说我们不要在什么也不懂的情况下发声,暴露自己的愚昧和带给他人痛苦。
(和jy说的
轻易别否定,否定即伤害
实有异曲同工之妙,(笑))

 
 
 

有些日子里生活会变得难,我们还得和时间死磕慢慢熬下去,且一个人。

所叙心事,不知所言,读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