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2019年12月3日 1 作者 折纸

看到牢厂的回应,通篇四个大字“来告我呀”,久久不能平复。像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在自己面前被捅了好几刀,犯人逍遥法外而我无能为力。

这种无力感像深夜一直走在一条永远走不出的小路上,令人窒息。